金色薦讀丨2020年國家貨幣與比特幣前瞻

上周末,美股三大股指均再創歷史新高,道指上漲逾220點,史上首次突破28000點里程碑。同時美國又傳出了貿易協議取得進展的積極前景提振了市場情緒。現在投資者在等待美國零售銷售等多項經濟數據。一夜之間,好像這個世界突然走向了一片積極。

美國商務部長威爾伯-羅斯與白宮經濟顧問拉里-庫德洛先后發表積極講話,令市場情緒高漲并推動了英國、歐洲大陸以及大多數亞洲市場攀升。

美債收益率回升,從某種程度上安撫了市場對美國經濟衰退的憂慮。目前美國10年期國債收益率上漲3.4個基點,攀升至1.846%。美國國債收益率已從兩個月前觸及的歷史低位反彈。似乎市場正在告訴每一位投資者,無需再為經濟衰退擔憂。

美聯儲主席鮑威爾在上周三的國會證詞中重申,目前美國經濟增長看起來是可持續的,幾乎沒有跡象表明經濟會立即出現下滑。

是的,07年初的美聯儲主席伯南克也說過同樣的話。07年3月28日,美聯儲主席伯南克發表聲明,認為次貸對于市場的影響已經被控制住了。“幾乎沒有跡象表明美國經濟會立即出現下滑。”美國股票在4月到5月繼續上漲,創了歷史新高。6月中旬,十年期國債收益率創了2002年最高點,達到了5.3%。到了7月中旬,90天國債利率達到了5%。

10月,美股達到了當時的歷史最高點,之后的故事大家也知道了。

到底這個世界發生了什么事情?暴亂隨處可見,而經濟卻歌舞升平?今天我們內心的深處都在深刻的恐懼與懷疑,巨大的不確定性籠罩著人們。似乎同時看到了《了不起的蓋茨比》正在上演高潮,而《小丑》已經拉開了序幕。

上周末,伊朗首都德黑蘭以及十多個城市發生騷亂。示威者焚燒銀行機構和政府設施,并和警察發生了沖突。僅僅因為汽油每升漲價5000里亞爾(約人民幣3毛)。印度全國抗議已經維持了三個月。僅僅因為洋蔥每斤漲價30盧比(約人民幣3元)。

智利首都圣地亞哥一群高中生發起和平抗議,很快演變為全國范圍的搶劫、縱火、大規模騷亂,僅僅因為地鐵票漲價30比索(約人民幣3毛)。上兩周,美國警方發起了打擊地鐵逃票行動。數百抗議者認為警察執法過當,于是出現了地鐵暴亂,示威者走上街頭焚燒公共設施。僅僅因為紐約地鐵統一票價為2.75美元。

上周末,法國巴黎再次出現黃馬甲街頭暴力示威,紀念黃馬甲運動一周年。沖上街頭,迫使商店以及多個市中心地鐵站關閉、阻礙巴黎環城公路。還有西班牙大罷工,意大利都靈示威抗議演化成暴亂。玻利維亞國家動蕩局勢越演越烈,伊拉克巴格達示威抗議政府腐敗,黎巴嫩多個城市爆發大規模游行。

當然,還有中國的香港。今天,我們已經站在了1929年前夜。

全球經濟下行,貧富差距進一步增大。全世界范圍內,除了中國大陸以外,階級固化與階級矛盾已經無法調和,不安與動蕩成為了各國社會主旋律。

今天,我們看美聯儲,利率已經非常接近于零。而在上一次衰退中,美聯儲將利率下調了5個百分點。意味著,在這一次衰退中,當經濟出現顯著問題的時候,美國已經沒有調節的武器了。FOMC已經三次下調了政策利率,以支持經濟增長,并將通貨膨脹率調回2%的目標,目前政策利率在1.5%到1.75%之間。

在任何經濟衰退時期,都需要武器調節市場支持經濟發展,而現在美國已經走在了一條不歸路上。

特朗普甚至在上周呼吁美國走向負利率。鮑威爾很機警的回絕了這個提議。我在已經被和諧的《一篇文章讀懂2019》里面提到,面對2019的全球經濟環境,美國最應該做的是加息,只有這樣才能在經濟崩盤以后有相對應的武器來調節市場。

而特朗普需要的是強力刺激經濟,直到2020年美國大選他可以連任。在經濟還沒有崩盤以前就開始加息與降息是兩種需求:一種是控制經濟的泡沫,給泡沫限高,泡沫爆破的時候,重新開始注入能量;另一種是加速讓泡沫變的更大,寅吃卯糧,把經濟崩盤以后的貨幣紅利在崩盤以前先吃完。很明顯,特朗普,需要的是后者。

所以,提前降息,就變成了唯一的選擇。這也變成了美元的毒藥。

而今天懸在美國頭頂上的“達默斯利克之劍”是美債。就在幾天前,美國國債突破了23萬億美元的歷史大關,再創歷史新高,相當于2018年美國GDP總量的112%。而2019財年,美國財政赤字居然達到了9844億美元,為7年最高水平,同比猛增近26%,遠高于美國的經濟增速水平。2020年,美國連自己國家債務的利息都支付不了了。

事實上,在過去一年的時間里,中國累計拋售了900億美元的美債,俄羅斯拋售了850億美元的美債。而兩個月前本來是美債最大買家的日本卻突然拋售了289億美元的美債。這是日本有史以來最大規模的月度美債拋售,同時也令日本成為9月份美債的最大賣家。

那么誰在接盤呢?現在看愛爾蘭、盧森堡和開曼群島3大買家分別購買了16億美元、80億美元和24億美元的美債。還有以色列也增持了30.6億美元,這是以色列連續第四個月增持美債,并令其持有的美債規模達到了460億美元這一歷史新高。可這明顯是杯水車薪。

真正接盤美債的國家是美國自己,用回購的方式。

聯儲重啟債券購買計劃,鮑威爾聲稱“不要將此混淆為QE”。而擴張資產負債表就是QE,為了平息美元資金市場短缺,為下滑的美國經濟注入量能,資產購買計劃將釋放巨大的流動性。事實上,聯儲的資產負債表早已經不知不覺間多出了3千多億美元。

也就是說美國正在印出更多的"空氣幣"來填充本來已經岌岌可危的美債泡沫。而更可怕的是以歐洲為首全世界都在這個方向上前進。

從9月開始,美聯儲已購買了660億美元的中長期國債,并計劃在2020年6月之前每月保持600億美元的購債規模,按計劃進行這將令美聯儲的國債持有量增加約5400億美元。也就是說,美國不單止不還錢,還印制了更多的“美元空氣”來回收其他國家拋售的美債。這就是本月強勢美元的真相。

那么問題來了,超發的美元貨幣都流向了哪里?誠如我在之前文章中所述,在美國現有的經濟環境中,超發的美元就好像定向的量化寬松一樣全部都流向了美股,也就是說:

美國正在用超發的“空氣”美元來回收各國大力拋售的美債,然后再把這些金融資產統統擠進美股里。這就是美股繼續上漲的真相。

但是我們要知道,在整個鏈條里,有三個危險而脆弱的環節:如果市場無法支持美元繼續超發維系強勢貨幣的時候,美元就會由于大量的超發而出現名義貶值,繼而引發各國加快退出美元體系,積極的尋找替代品。

雖然美聯儲回購的美債并不是給投資者做貸款來投資任何金融杠桿產品,但實際上這些美債會在美國國內讓銀行增加大量的現金,銀行為了降低閑置資金就會貸款給金融投資者做隔夜拆息資金。一環套一環,如果經濟出現惡化,銀行會迅速的去杠桿,投資者也要被迫收回流動性資金,資本從股票市場逃離,美股就會崩盤,之后變成多米諾骨牌倒下的惡性循環。

在現在的美股中,實際上大部分都是機器人在深度參與交易,而不是人類。許多的投資者都是買了被動式指數投資ETF,他們并不了解,也不清楚自己購買的股票到底是什么狀況。也就意味著如果出現了大崩盤,對于頭部的股票可能還好,市場擁有足夠的深度來讓機器人自由博弈。而大部分股票都沒有流動性的時候,怎么辦?

機器人會不斷的搶奪逃離的門口,最終將整個美股市場瘋狂的往下拉。

對于第一個脆弱的環節,我很不幸的告訴大家,美聯儲的數據顯示,美國第四季度的經濟增長將接近于零。而美國實際工資水平已經回到1970年的最高水平,非常類似上一輪康波周期大蕭條周期到來之前的狀態。今年9月,美國失業率降到了50年來最低的水平,僅為3.5%。這聽起來似乎非常不錯,可這恰恰就是“市場幻覺”。

實際工資達到最高水平意味著接下來可能發生的是兩種情況,一種就是美國通脹上升,名義工資保持不變,實際工資下降;另一種就是失業率上升,名義工資下降,實際工資下降。當然了,從現在的情況來看,明年最有可能發生的是美國經濟增長接近于零,通脹上升,失業率上升,名義工資下降,帶來的實際工資雙殺下降

這個時候,摩根斯坦利適時的出來發表了以下言論:隨著貿易局勢放緩以及貨幣政策放寬,全球經濟增長將自2020年第一季度獲得提振。另外,鑒于美國經濟增長處于周期末段,新興市場將推動全球經濟復蘇。

這句話表面上告訴你2020年是沒有問題的,但實際上在跟你說:

2020年將出現市場最后的瘋狂。

對于第二個脆弱的環節,我們看到全球都在積極的賣掉美債,大量囤積黃金。中國央行11月8日公布的數據顯示,黃金儲備達到了6264萬盎司(約1948.32噸),在過去的10個月的時間里,中國一直在增持黃金。另外排名前四的國家還有俄羅斯、土耳其與哈薩克斯坦。關于比特幣的博弈就更加不用說了,我將在后文中詳述。

回到第三個脆弱的環節。我在之前的文章中提及了一個觀點:2020年即將到來的大蕭條將是2000年互聯網科技股泡沫爆破與08年次貸危機泡沫爆破的疊加。

在過去的三十年時間里,我們看到了互聯網作為本輪康波周期的核心科技發展的結果。我們看到了巨大的流量爆發,看到了無數的內容出現在網絡中。科技確實改變了生活,讓我們更加便利,成本更低的享受了更高的效率與各類產品。現在是一個物質與數據信息極大豐富的時代,甚至連小孩都開始擁有了Iphone手機,觀看各類內容。但這真的真實嗎?

過去,在廣告界有一句名言,叫做:廣告主投錢買廣告,永遠無法知道自己有一半的錢投去了哪里,為什么沒有產生效益。而今天有了互聯網廣告,可以很明確的告訴廣告主,你的廣告就是在Facebook、Youtube等各類型應用軟件里被推廣給了通過算法計算出來的人看到。廣告主開心極了,因為他終于知道自己花的每一分錢都用于哪里,能產生多少效益了。實際呢?

《紐約雜志》發出了這一條新聞:只有略高于50%的網絡流量來自真實的人類。剩下的,是機器人在創造信息與閱讀信息。所以,廣告主發現雖然他明確的知道了自己的每一分錢被用于在哪里,但是實際上,投產比卻遠遠低于了原來的電視廣告。

2018年第一季度,Facebook刪除了60萬個機器賬號,第二季度是75萬個,而第四季度是12億個,今年呢?僅僅是開春就刪除了22億個機器賬號。我甚至懷疑Facebook是不是真的擁有這么多的賬號。因為就在去年9月,Facebook總共才擁有20億賬號。

2018年開始,全球的互聯網已經沒有用戶流量了。

馬化騰也正是在這個時間提出騰訊全面走向產業互聯網觀點的人,我認為這是非常睿智的。回到康波周期,實際上,2015年就是本輪康波周期從衰退周期走向蕭條周期的拐點。為什么?因為全球政府都開始討論供給側改革了。產業互聯網的核心是走向B端,做企業供應鏈互聯網協同升級。也就是通過互聯網技術做B端的效率服務升級,本質上就是供給側改革的科技升級。

當然了,還有很多人在爭論,2019年淘寶雙十一全天成交額達到了可怕的2684億人民幣,到底哪里看出來經濟不行了,到底哪里看出來用戶流量不行了?參照我上面Facebook的例子,故事已經很明顯了。“大而不能倒”跟“大而能倒”其實只有一個臨界點,就是為什么不讓你倒。

馬云去年退位是他這一輩子最聰明的選擇。

在過往,我們看GE通用公司,在工業時代,辦公室遍布全球各地,觸達到的用戶接近1億人,市值在高峰時達到了5000億美元。但是隨后,就出現一系列崩盤從而被踢出了道瓊斯工業指數。這說明在工業化時代,多層級中介與傳統線下的方式造成的結果是效率低下,邊際成本極高。所以傳統消費品公司通過管理手段以及各方面技術疊加,發展到某一個邊界,就已經到極限了。

而這個極限就是用戶1億人,市值5000億美元。

到了互聯網時代,不管是美國的谷歌、Facebook還是中國的微信,大致的規模都是12億-15億人,當然了,這里面還涵蓋了機器人賬號。所以我們看到互聯網通過技術手段,做到了“大中介化”,也就是互聯網公司是唯一中介,只有這樣才可以降低邊際成本,增加邊際效益。

而這個極限就是覆蓋10億人左右,市值達到1萬億美元。今天微軟與蘋果都已經超過了這個數字。你想,當代表一個經濟周期的最核心技術的公司市值都已經超過了市場的極限,這個市場還有什么故事可言?想象空間呢?誰來做后面的接盤俠?

這就是美股即將面臨的可怕的雙殺:由機器數據帶來的虛假繁榮掩蓋了這一輪科技創新已經超過邊界的事實,而由機器交易帶來的虛假市場讓更多的投資者沉沒在喧囂的經濟指數假象中。

當市場崩潰的時候,就是機器網絡開始絞殺人類經濟的時候。

就在昨天,美股總市值與美國GDP的比例已經達到147%。市值與GDP比例可視作經濟預期與實際經濟增速間的比例,投資者可借此觀察股市是否有來自實體經濟增長的支撐,而過去此數據歷史最高是發生在2000年科技泡沫時期,也僅為135%。

美國股市總市值目前約為30萬億美元,如果我們將回購的5400億美元扔進美股里,可能只有2%左右的漲幅。但是其實不需要,因為核心在道瓊斯指數,也就是美股最重要的30個股票里。如果只計算權重股票的比例,那么漲幅將達到7%。

2020年我們也許將看到美股達到30000點,但是這一刻,可能將成為美股的珠穆朗瑪峰。

美國市場對經濟的分歧已經走向了極端,極致的看多者與極致的看空者都勢均力敵。而由美國內部共和黨與民主黨派之間的敵對,更是將整個美國內部撕裂。大家還記得07年最后的瘋狂嗎?當時任美聯儲主席的伯南克說出了美國經濟穩定的時候,股市又向上上漲了6個月,之后在10月見頂。

現在美股市場依然處于長牛之中,處于長期上漲趨勢當中。市場往往在最后的癲狂中,會打破所有看空者的做空,在不確定中開始逆周期上漲,因為只有這樣才會先殺空。當投資者開始懷疑自己先前的判斷,而被吸引進已經漲至極高的價格做多時,市場就會出現頂部臨界點。繼而出現一系列下跌。2020年的市場頂部很有可能出現在5月至11月之間,最后完成多空雙殺。

歷史上,頂部往往難以預測,因為只有滑過頂部,出現下跌到某一個關鍵位置,市場被再次提振向上沖,從而形成次高峰時,最高峰才會被完全的確認下來。以08年次貸危機為例,市場下跌最慘烈的時間并不是07年10月到頂所完成的多空雙殺,而是08年出現一系列全球金融衍生效應的連環爆破,從而在09年完成最后的觸底。

我相信全球市場最慘烈的下跌過程將在2021年出現,而最終確底將發生在2023年底2024年初。

而這場跨時近百年輪回的全球巨型金融海嘯只有一個諾亞方舟,就是中國。截至2019年8月末,中國國債大概為36.7萬億元人民幣左右,折算下來只有5萬億美元左右,遠低于美國。我在上一篇文章《金融海嘯下論國家與數字貨幣治理》里已經詳細描述了過去3年時間里,國家針對金融泡沫已經做出的努力。

大家已經知道自2018年下半年以來,非洲豬瘟的爆發摧毀了中國的生豬存量這一事件引發了一系列反應。目前中國的生豬存量下降約1.3億頭,而整個歐盟的生豬存量才1.5億頭。由此引發的通脹壓力是明顯的。

就在兩天前,央行表示加強逆周期調節,并且下調了逆回購利率,將把7天期逆回購利率從2.55%降至2.5%。意味著新一輪的降息通道已經開啟。在過去一年的時間里,我們看到中國數次降準,但是在貸款中并沒有明顯的效應出現。這是因為從實行政策到貨幣流入市場,再到經濟出現調節,需要一定的時間。所以往往有滯后性。

而就在昨天,央行強調:堅持在推動高質量發展中防范化解風險,妥善應對經濟短期下行壓力,同時堅決不搞“大水漫灌”。注重預期引導,防止通脹預期發散。

也就意味著,中國已經做好了應對金融危機的準備,長期通脹正在被抑制,并且處于下降趨勢。量化寬松會在未來出現,取決于全球金融危機發生的時間。但是即使量化也是定向量化。

為什么不再是“大水漫灌”。這跟房地產有非常重要的關系。

美國市場早已經走向成熟。從上世紀50年代至70年代,美國就經歷了以房地產投資為主導的階段。而伴隨著美國股市大牛市的發展逐步轉向了以金融資產為主導的時代。對于今天美國的投資者來說,金融產品與房產的投資比例大致為8:2。目前,美股總市值和美國房地產總市值都是30萬億美元。

而歐盟則是兩者均為20萬億美元,日本則略微不同,經歷了1990年的金融與房地產泡沫雙殺,目前房產市值大致為10萬億美元,而股票市值則為6萬億美元。

而中國,現在的房地產總市值達到了65萬億美元,而金融資產僅有區區的6萬億美元。從長遠來看,中國市場也必然會經歷房地產總市值與金融資產總市值接近的情況。本輪即將到來的金融危機很好的給了中國一個資產增長切換的時間點。

這恰恰類似上一輪康波周期的整體發展,美國上世紀50年代到70年代房地產市場的蓬勃發展正好伴隨著康波周期的繁榮周期以及衰退周期。而1973年出現蕭條周期,在1975年初美股筑底,之后開始反彈,經歷了長達7年的確底。從而在1982年開啟了本輪康波周期的復蘇周期。而美國正好是在上一輪康波周期的蕭條周期開啟了從房地產投資向金融資產投資的轉換,從而開啟了長達44年的美股超級大牛市。

上一輪康波周期的衰退周期中,1968-1972年,美國曾有一波炒作成長消費白馬的“漂亮50”,但是利好并沒有兌現,然后慘跌收場。情況非常類似于中國A股的2013年-2015年的那一波杠桿牛。

而在上一輪康波周期的蕭條周期中,從1973-1982年,美股雖然一直在筑底,但研發投入大幅上升,為之后的信息技術、生物科技的牛市奠定了基礎。沃克爾提升美聯儲貨幣政策獨立性,壓低通脹預期,也為經濟的長期繁榮打下制度基礎。從本輪康波周期的復蘇周期的起點,1982年開始,美國經濟進入低通脹高增長的大緩和時代,生產力和消費力得到復蘇和釋放,美股也開啟了消費股和科技股的超級大牛市,一直持續到了2019年。

中國未來即將經歷的也將是一個從房地產資產周期全面向金融資產周期轉換的十年,以及之后開啟的中國A股超級大牛市。轉折點,就在2020年。

從過去20年中國的各類型宏觀數據中我們可以看出,中國經濟周期的長期趨勢是向下筑底的,其實大家都知道過去三十年中國經濟的騰飛,但是為什么經濟變量會向下筑底呢?

這有一個很簡單的原因:就是中國過去有巨大的基礎設施以及房地產投資規模,而基于這樣一個規模又動用了大量的杠桿。杠桿產生了大量的泡沫,而泡沫必須受到控制才不至于引發系統性風險。而這必然會壓抑新投資的邊際回報,也就降低了后期經濟發展的回報收益,延長了回報周期。

這就是過去三年中國一直在努力嚴防死守金融風險,包括房地產去杠桿化的原因。

其實我們說房地產周期一般為3年。一個房地產項目,從拿到土地開始計算,3個月規劃設計、3個月手續報批、再加上10個月左右施工建設、10個月做水電線路鋪排以及相關的安全審批,再加上10個月預售、竣工驗收、交房,總共大致為三年。

從18年底開啟的本輪中國房地產周期正在19年底加速上升,預計將于2020年達到頂峰,之后一路下滑到2021年底。怎么判斷?

上周,國家統計局發布10月份全國70城房價統計數據。自2015年5月全國樓市步入本輪上行周期以來,下跌城市數量首次超過上漲城市數量。雖然新房上漲城市仍多于下跌城市,一二三線城市的環比仍呈上漲狀態。但二手房價格變化領先于新房價格,本輪降溫周期,二手房價格下跌城市數量變化,又領先于均價變化。

通過房地產下跌筑底的方式來擠出泡沫,通過定向量化寬松的方式將流動性注入高科技產業以及金融資產將是中國未來十年的核心主題。

實際上過去十年,美國與中國表現出了某種程度上的同步,都出現了投資回報率降低的情況。這很有可能跟過去二十年,中國入世貿以后,成為了世界工廠,與美國形成了相輔相成的關系所導致的。

而中美都在股市上出現了資本向龍頭集中的趨勢,明顯小盤股的資本投資回報率遠低于大盤股。這一定程度上是因為市場尤其是資本市場進化的過程中,會出現典型的資本集中制,而即使是科技類股票,在現有的互聯網范式下,都以數據作為核心壁壘,也就意味著,壟斷型企業出現的必然性。

過去三十年間,中國股市的底部其實一直在被抬升,雖然中間與美股形成了明顯的反差,美股是牛長熊短。而中國A股在過去是典型的牛短熊長。但是從年線的MA20均線來看,中國自從改革開放以來就一直處于金融市場穩步上升的局面。但短期來看,3200點依然是一個強阻力位。所以我傾向于認為A股在2020年的底部應該在2600點左右,而頂部依然在3200點附近。

當全球金融海嘯發生的時候,中國將發生的是先被海水淹沒,之后迅速的以諾亞方舟的姿態最先浮上海面。這實際上與現在中國經濟已經開始逐步完成筑底有強關聯。對于中國經濟而言,最難的時間點將在2021年出現,這也正是我認為最有可能正式推出房產稅的時間。而中國金融市場將在此時完成觸底。

根據聯合國對中國明后年GDP的預測顯示中國將快速觸底并啟動反彈。而美國則將會處于一個長期觸底的過程。全世界剩余的國家可能面臨一個重大的選擇,就是站隊哪一方。而這一選擇將決定該國家發生金融海嘯以后,未來經濟復蘇的情況。

2020年將成為東西方意識型態決戰的拐點。不愿選擇的人將被時代拋棄。

香港作為前哨戰,已經預示著以美國為代表的西方意識型態即將發生的墜落。在過去一年,我們看到的混亂本質上一個是金融角力的過程。港幣是人民幣的前沿指標,也是離岸人民幣所在地。狙擊港股是西方意識型態在這一系列鬧劇中的本質目的。

在過去半年中,一直在做多港股的是滬港通與深港通,而一直在做空港股的是JP摩根。雙方廝殺幾近白熱,今年中的索羅斯狙擊戰也正是中國智慧的體現。而就在這么關鍵的時刻,我們看到了一個重要的消息:11月13日晚間,阿里巴巴正式啟動港股IPO計劃。

招股書顯示,阿里巴巴計劃于11月26日在中國香港交易所主板上市,擬在全球發行5億股,公開發售價將不超過每股188.00港元,具體將在11月20日確認定價。也就是說,阿里將募集超過1081億港元。這代表什么?

阿里就是一招致命的穿云箭。

阿里回歸香港正好坐鎮東西方意識型態的前哨戰,用150億美元穩定了港股市場。同時,因為在美股市場,阿里的市盈率僅達到29倍左右,而同期相比,亞馬遜卻高達77倍。也就意味著回歸港股必然帶來阿里股票的市盈率上漲溢價。而阿里必然會成為港股重要的成分股,也就代表著,資本將通過阿里做多港股。

為什么13日才宣布,26日就上市?因為港股期貨的交割日就在11月28號,這一場戰役的關鍵點即將結束。也就回到了本文的前文:“大而不能倒”跟“大而能倒”只有一個臨界點,就是為什么不讓你倒。

誠如我之前文章《論中美與比特幣的出路》所述:香港這塊餅,掰開了。

就在我一周多前剛發文章《金融海嘯下論國家與數字貨幣治理》,里面提及國家將全面啟動區塊鏈監管與產業鏈上下游出清。誰知,居然這么快就被驗證了。

今天我們到處聽到的都是風聲鶴唳。其實仔細的觀察一下步驟,并不難理解中間發生的過程。從Biss交易所發生的時間點以及整體情況,大概可以知道,國家正在通過一個典型入手,了解交易所涉及到的方方面面。詳細深入程度并不簡單是為了解決一個交易所的問題,而是以點做面,得到更全面的信息。這樣才知道下一步要怎么做。

監管并不是為了毀滅,而是為了區分忠良與丑惡。

誠如我之前文章所述,比特幣的發展分為三個階段,而2013年正好處于交易所把控了比特幣喉嚨的階段。所以在2016年,中國政府一方面開始研究數字貨幣,另一方面開始對數家數字貨幣交易所進行了“比特幣限漲令”。

核心主要是擔心數字貨幣交易所就好像文交所一樣,掌握了比特幣的漲跌。所以當時比特幣開始暴漲的時候,中國幾家交易所都非常緊張。最終,政府發現,比特幣的上漲在這個階段并不由交易所驅動,也就是說交易所并沒有明顯的影響市場的行為。也就放開了市場,繼續觀望。這一階段,恰好印證了我說的比特幣的第二階段,貨幣供應商競爭帶來了礦池集合,也就出現了礦霸把控比特幣的情況。

所以從17到18年,中國一直在出清各類礦池,一方面減少消耗電力,另一方面希望借此解決比特幣相關的問題。這也正是比特大陸的高光時刻。但是誠如我之前所述,當2020年減半周期到來的時候,總量2100萬的比特幣已經被挖出來1900萬以后,礦霸還重要嗎?

答案是明顯的。這就像今天我們看到的黃金生產商一樣,如果上市,這家公司當然值錢,但已經逐漸遠離了權力的中心,只不過淪為市場中的一枚棋子罷了。之后,比特幣將經歷的第三階段,是通道為王的時代。誰掌握了比特幣的現貨與期貨的法幣入金通道,誰就掌握了下一個時代的“數字黃金”。

所以今天我們就發現新聞里各種關于清理違規交易所的內容,似乎有意無意的都圍繞著一個核心——就是幣安。既擁有足夠龐大的外國用戶,也擁有足夠有分量的市場品牌,而目前其又游離于中國的法律體系之外。“招、安”才是核心。

對于這家交易所的老板,意味著將從過去突然暴富的商人轉變為一個對市場博弈更重要的角色。這就像特斯拉的伊隆馬斯克來華開電動車工廠一樣,不是僅僅懂技術或者懂市場,甚至是成為一個精神領袖就可以解決的問題。往下走更加需要的是政治智慧。

其實我們仔細思考,交易所到底應該是什么?交易所是篩選下一輪區塊鏈革命核心技術的漏斗。只有篩選出對這個時代最有價值的數字貨幣,才有可能給這家交易所帶來系統性的用戶變量,也才有可能帶領用戶、交易所、項目三位一體的發展。放棄短期利益才能走到下一個時代。

而同時國家正在兩條腿走路,一邊是把控區塊鏈產業鏈上下游,另一邊則是加速落地區塊鏈相關政策。這也正是過去一周傳聞騰訊最先拿到了香港虛擬貨幣交易所牌照的原因。實際上,互聯網巨頭在C端流量逐漸消失的時代,一方面面臨的是存量市場廝殺與轉型產業端,另一方面就是成為下一個科技時代的產業鏈上下游,做供給側基礎設施。

回到比特幣本身,在上周,我們已經知道Bakkt交易所的交易量已經突破了1750個比特幣的合約。許多朋友卻看到了比特幣的下跌而感到恐懼。就目前而言,雖然在2018年,世界各國資本已經開始介入比特幣,但比特幣仍然不是類似黃金的避險工具。目前的邏輯依然是一個投機品種。

從9月23日因期貨交易所作惡而引發的比特幣下跌以來,實際上,也正是華爾街莊家在等待市場信號的過程。雖然在中間我們看到了因國家明確表示大力發展區塊鏈引來了一波比特幣與數字貨幣的暴漲。但是這并不是真正的信號,真正的信號是美股突破新高,美聯儲變相實行的“量化寬松”以及中美會談的下一個階段。

而這三者都已出現,我們可以理解為基于現在比特幣依然是投機產品的屬性,未來一年要完成從人類存量貨幣經濟廝殺轉向機器網絡數字經濟增量顯然并不現實。

我所以2020年比特幣最有可能出現的情景是跟美股市場一樣,先上漲把看空者清空,再下跌,把看漲者清空,最終完成多空雙殺。

這也就是過去一個月我們看到比特幣緩慢下跌的原因,市場正在積累做空情緒。這正是為了轉折點的信號做準備,完成殺空。這個信號出現的時間點,我傾向于在12月。但信號出現以后,比特幣并不太可能一路暴漲。因為12月底的圣誕節,將出現西方交易市場的“垃圾交易時間”,而緊跟而來的是1月25號的中國春節。

所以最有可能出現的是通過3-4個月時間完成上漲,本輪上漲的階段性高點將在16000點左右。之后如果時間足夠,則可能再次挑戰2017年的高點,但需要注意的是,高點不可能一次挑戰成功,而更有可能在離其接近的位置再次下跌。之后再次上漲的點位可能將挑戰22000點。但是這完全取決于當時市場的量能、速度以及均線的斜率,需要隨時觀察。

總體來說,我們需要關注的是美股市場的變化,因為美元資產的資本擴張末期的瘋狂上漲,將帶動投機市場的情緒,從而反射到比特幣以及數字貨幣市場中。而美股崩盤的時間很有可能與比特幣減半周期形成重合,帶來市場消息面、市場情緒與市場貨幣增量回撤三殺的局面。

如果美股市場晚于比特幣減半周期而出現在2020年底崩盤,那么將可能在比特幣減半預期套現帶來的下跌以后,再次反彈,挑戰2017年高點或者超越2017年高點。

直到與美股頂點同步出現崩盤,最終完成美股、A股、比特幣三方多空雙殺的局面。

無論是哪一種結局,我都不認為2020年是比特幣完成人類存量貨幣向網絡增量轉換的年份,畢竟這一年更有可能的是全球金融泡沫崩盤的一年。但是誠如人民幣對美元的彎道超車,比特幣實際上在2020年完成多空雙殺以后,更有可能在2020年底2021年初開啟新一輪暴漲。

只有這樣,全世界的目光才會從廢墟里被吸引進人類下一代康波周期的核心——區塊鏈與數字貨幣經濟中。

在12月出現的信號里,最有可能出現的是以以太坊上漲帶動數字貨幣上漲,最終完成相對比特幣的超漲。在2020年以比特幣到達階段性頂點為次關鍵點,以美股到達頂點為最關鍵點來判斷整個過程會更清晰。而恰好,在12月7日,以太坊將完成伊斯坦布爾升級。

誠如我之前所述。2020年數字貨幣從人類貨幣存量市場到機器網絡增量市場的轉換,將面臨四個重要的信號。

第一點是Bakkt交易所的比特幣現貨與期貨交易量持續上漲從而完成受監管渠道對比特幣法幣通道的控制,而這個通道將面臨來自中國的競爭;第二點是以太坊完成POS共識機制升級,SEC也發表了于2020年底上線以太坊ETF可能性的言論;第三點是國家監管的數字貨幣落地,這個時間更有可能出現在2020年底至2021年,取決于金融危機爆發的時間點。

最后一點,就是一個底層的應用系統公鏈誕生,運用了全新的共識機制,帶來了一個全新的智能合約標準,并出現了應用落地,也就意味著正式開啟了區塊鏈3.0“數字青銅”的時代。從而推動發展了下一輪區塊鏈的大牛市誕生。2015年下半年,以太坊就是這樣誕生并且用erc20引領了2017年的牛市。

而這可能就是HYN與其PoH共識機制帶來的Hrc30交易結構標準。

凡是過往,皆為序章。裂縫之中終有光照進來的樣子。

THE END

本文來源: 凱氏物語 文章作者: Kai羅凱 我要糾錯
聲明:本文由入駐金色財經的作者撰寫,觀點僅代表作者本人,絕不代表金色財經贊同其觀點或證實其描述。
提示:投資有風險,入市須謹慎。本資訊不作為投資理財建議。

金色財經 > 區塊鏈 > 金色薦讀丨2020年國家貨幣與比特幣前瞻

刺激战场官网国际服 广东十一选五 河北省20选五开奖结果 微信推荐股票99%的骗局 配资网 上海11选5计划预测 股票涨跌免费预测 广西快乐双彩票开奖查询 基金配资业务利率 浙江省11选5任选开奖结果 广东36选7开奖结 海马股份股票行情 天津快乐十分开奖视频 安微11选5爱彩人彩票网 同花顺模拟炒股打不开 河北排列五开奖结果查询 专业破解棋牌游戏试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