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PP
中國版App下載 Android & iPhone
金色專欄
  • 發布文章
  • 發布活動

金山云朱江:區塊鏈結合云計算共建數字金融“朋友圈”

本報記者/鄭瑜/張榮旺/北京報道

從云計算到區塊鏈,在當前技術變革背景下,科技熱點不停地切換。在云服務行業競爭激烈且仍將長期處于投入期背景下,云廠商相繼將云計算與區塊鏈融合確立為發展方向。

2019年以來,主流云廠商和區塊鏈技術公司先后推出BaaS(區塊鏈與云計算的結合,即Blockchain as a Service)服務。而日前傳出分拆上市消息的金山云,在2018年就推出了BaaS平臺。

金山云區塊鏈和數字金融部門總經理朱江接受《中國經營報》記者專訪時表示,“區塊鏈不僅是一個獨立技術,更是一個增長趨勢、一個技術集群。未來,區塊鏈將與云計算等技術結合,與各個產業參與方結合,共建數字世界。”

此前,朱江參與了Linux 基金會孵化的全球區塊鏈技術開源社區“超級賬本”(Hyperledger Fabric)項目。作為區塊鏈最早期的從業者,他認為,在區塊鏈云服務的競爭市場中,區塊鏈生態的構建是重中之重。

朱江還提到,未來的市場將會多鏈融合,但不會是“一鏈統天下”。

多中心、多行業協同構建生態

《中國經營報》:云計算與現在大熱的區塊鏈之間是什么關系?

朱江:區塊鏈與云計算是兩個平行的世界,但由于行業需要,它們會產生交集,二者的融合將是未來發展的重要方向。比如在金融行業,云計算作為構建互聯網計算存儲網絡的基礎設施,區塊鏈作為構建可信任交易的公共基礎設施級技術,區塊鏈與云計算的結合將會重構我們現有的,甚至未來的數字金融基礎設施。

《中國經營報》:互聯網企業是中心化的商業機構,而區塊鏈則是去中心化的網絡,為什么兩者會產生交集?

朱江:在過去互聯網中心化時期,我們或許更加倚重于高性能計算存儲網絡設備,但在互聯網把云原生的技術應用于計算后,其強調分布式、彈性、可擴展以及一致性的特性,已經一定程度上影響了中心化的格局。

如今在區塊鏈世界里,將分布式的特征面向于應用層面更加深化。所謂深化,主要體現在技術層面上。區塊鏈具有分布式的技術特征,但實際上是否去中心化,無法做出絕對的定論。任何中心都是相對的,例如金山云相對于云行業,國家相對于全球。我認為至少在聯盟鏈體系內,達成去中心化的可能性相對較小。聯盟鏈把原來的單中心化演變為多中心化,屬于多中心化模式。

基于上述理解,互聯網企業與區塊鏈的融合點相對較多。在區塊鏈出現以前,互聯網已擁有成熟的生態,其生態模式主要針對于流量變現的行業,如游戲、視頻、廣告等,進行流量互相轉化、變現。在流量為王的時代,區塊鏈是在原有的互聯網生態體系上再升級,共建合作共贏的商業模式,并非是搭建一家公司的生態,而是去做一個產業協同。這恰恰是在原有的互聯網層面上無法做到的。

必須要認識到的是,生態是不斷拓展的,時至今日,我們的區塊鏈生態范圍仍然有限,包括金山云在做的生態,實際上也是在某一領域集中落地。從宏觀角度而言,區塊鏈生態建設工程量巨大,其生態并非一家公司可以達成,需要農業、醫療業、制造業等各行各業以及政府的參與構建。

不存在“一鏈統天下”,拒絕惡意競爭

《中國經營報》:目前,區塊鏈云服務的主流模式為類似聯盟鏈與私有鏈這樣的許可鏈,在供應鏈金融中,可靠對應的債權債務關系是不可撤銷的確權,聯盟鏈模式下的節點數量很難像公鏈那樣保障可信。從金融層面上看,如果不能讓更多的市場參與方加入,確權的范圍十分有限。這些問題將來是否能有解決方案?

朱江:隨著技術的成熟,節點有限的問題已經逐步解決。需要強調的是,聯盟鏈與公鏈的本質差別在于節點參與方的身份問題,任何人皆可參與公鏈,而聯盟鏈則是需要許可才能加入的,正因為此,聯盟鏈常被指摘可信問題。

但是,聯盟鏈的作用是確保參與方針對于交易確認結果的真實可靠,屬于集體智慧的體現。比如最初我們談共識算法,其實是一種組織博弈的模式,而非無需投票皆可進入,若節點參與不需要投票,有可能會導致聯盟鏈網絡公信力受到威脅情況的出現。另外,(不需要投票即可加入)也會一定程度上造成治理資源浪費。

對于聯盟鏈來說,有公信力的參與方加入節點,能夠大大提高投票效率。聯盟鏈實際上是在尋求效率與公鏈去中心化的特性的平衡,允許有投票資格的節點參加,控制節點數量,提升效率。有公信力的參與方加入,其責任感也是交易真實性的一種保證,所以我認為聯盟鏈的技術并不會比公鏈可信度低。

在未來發展中,聯盟鏈技術可能會是多鏈融合的模式,但不會存在一鏈統天下的情況。無論是公鏈還是聯盟鏈,它們都會在自有的生態與業務場景中發揮特定作用,未來鏈與鏈互聯互通、多鏈融合、鏈上鏈下互相協同的趨勢會愈發明顯。

《中國經營報》:國內頭部云服務平臺相繼入局區塊鏈,最后是否會走上傳統互聯網企業同質化競爭的老路?

朱江:行業目前尚未達到同質化競爭,各家云廠商基本仍在各自擅長的領域中做區塊鏈服務。目前發展至今,我們尚未遇到與對手直接競爭的情況,但若同質化競爭出現,則標志著行業達到了一定級別的規模。對于競爭,金山云是歡迎的。

未來同質化競爭勢必會導致商業環境發生變化,帶來價格因素與各方面標準的出臺。在區塊鏈業務探索過程中,我們也看到了行業亂象,比如做區塊鏈項目時,超低價甚至免費的競爭已經出現。我認為,這樣的項目雖然為客戶節省了開支,但不一定能夠帶來收益,一定程度上是“為了區塊鏈而區塊鏈”。

關于差異化方面,首先,金山云是混合基因,金山作為傳統互聯網企業,長期積累了企業服務經驗,自IBM加入我們團隊,金山云在政企、金融行業等垂直領域持續發力,混合基因使得我們能夠兼顧速度與質量這兩個重要因素。

其次,正確的價值觀也是我們的業務壁壘之一。價值觀會直接影響機構對產品本身的設計與定位,在金山云看來,區塊鏈承擔的是降本增效、業務創新的角色。

最后,產品也是差異化的關鍵,金山云率先提出了分布式的BaaS平臺,針對于不同節點的參與方,具備功能屬性與高服務提供能力。在研發分布式BaaS平臺,底層區塊鏈技術選型時,我們選擇了面向于企業服務聯盟鏈與許可鏈技術,但并不排除未來將積極擁抱更廣闊的區塊鏈應用場景,金山云的技術體系將始終朝著多鏈融合的架構發展。

技術中立,尋找“3V”人才

《中國經營報》:在外界看來“雷系背景”對金山云的帶動作用不容忽視,如今金山云即將作為獨立融資的云服務提供商分拆上市,在走出“雷系”生態過程中,金山云做了什么?

朱江:我們在剛起步之時,確實依賴小米生態,因為生存必須倚仗互聯網生態。但到目前,“雷系”自營業務在金山云中占比不到20%,其余客戶均來自小米體系之外的各行各業。

在過去一年,金山云面向各個行業垂直開發,作為獨立融資的獨立云服務提供商,我們并未選擇自建生態圈,而是給予我們區塊鏈與數字金融服務的業務愿景,尋找并加入志同道合的生態圈來一起做區塊鏈。我們更傾向于往建設橫向基礎設施方向發展,而不是具體做某一行業的云計算或者區塊鏈公司。基礎設施就像“水電煤”,是不可或缺的存在。

比如南京江北新區著力建設的兩城一中心,致力于構建長三角地區新金融中心,在此建設背景下,金山云作為致力于做基礎設施的云服務提供商,為服務客戶愿景,我們與南京市數字金融建設走到了一起,為江北新區構建新金融中心的金融一體化服務平臺。

我認為金山云最大的機會在于技術中立性,其挑戰也在于中立性。我們不只服務于金山體系內部,我們也做符合云服務行業特征的業務,比如金山云與其他云之間的網絡是可以做到互聯互通的。

《中國經營報》:你在很多次演講中都為金山云區塊鏈業務招賢,區塊鏈需要什么樣的人才?

朱江:在過去兩年,國內對于區塊鏈人才保護與發展并未重視,許多區塊鏈專業人才由于找不到合適的業務場景,離開行業,這造成如今有場景的企業都面臨人才匱乏的問題。從金山云區塊鏈團隊出發,我們始終希望能夠尋找與培養出“3V”人才。

第一是價值(Value),我們希望能夠尋找到與目前數字金融發展價值觀匹配的人才,所有與此前炒幣相關的、希望能夠掙快錢的價值觀一定不適合金山云。第二是多樣性(Variety),區塊鏈與分布式文件系統、云計算等融合是大勢所趨,所以需要具備“多樣性”的專業人才。第三是速度(Velocity),因為數字金融本身是一個新興領域,需要結合傳統與創新,新的產品形態、業務形態需要“速度”。對于區塊鏈技術人才而言,想要滿足客戶需求,就需要快速理解并跟上市場需求,快速知道市場需求、快速找到方向、快速使用產品。

文章作者: / 責任編輯: 我要糾錯

聲明:本文由入駐金色財經的作者撰寫,觀點僅代表作者本人,絕不代表金色財經贊同其觀點或證實其描述。

提示:投資有風險,入市須謹慎。本資訊不作為投資理財建議。

金色財經 > 區塊鏈 > 金山云朱江:區塊鏈結合云計算共建數字金融“朋友圈”
刺激战场官网国际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