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PP
中國版App下載 Android & iPhone
金色專欄
  • 發布文章
  • 發布活動

關于腦裂 - 中本聰都說了些什么 ?

【摘要】如果網絡進行分開了然后重新組合,則較短鏈中的任何交易(而不是較長鏈的交易)都會再次釋放到交易池中,并且有資格進入將來的區塊。?他們的確認數目將重新編排。如果有人想利用分叉來雙花,從而使同一筆錢在不同的鏈上做不同的交易,則較短的分叉鏈中的雙花支出將會失敗,并變為0?/未確認并保持這種狀態。

『斷網下的比特幣可以雙花甚至多花嗎?』

http://www.vblazp.icu/blockchain/567074.html

『斷網下的比特幣網絡會如何演變下去?(一)』

http://www.vblazp.icu/blockchain/570479.html

『斷網下的比特幣網絡會如何演變下去?(二)』

http://www.vblazp.icu/blockchain/571368.html

? ? ? ? ? ? ? ? ? ? ? ? ?1578559595383642.jpg

?Soteria?硬核科技社區筆記?2020.1.1.

1578559595503540.jpg

烈火:以上是中本聰關于腦裂(網絡斷開成不同的部分)或斷網的討論。@Evan?Liu?感謝回應,非常感謝!

Claire:?烈火分享的這篇非常值得一讀,我把內容翻譯成中文:

中本聰:“很難想象互聯網會變得封閉。?它一定是一個故意將自己國家與世界其他地區完全隔離的國家。任何一個可以訪問雙方的節點都會自動將區塊鏈全部過一遍,例如人們可以用傳真或電話繞過封鎖。?只需一個節點即可完成,任何想做生意的人都會受到激勵。?如果網絡進行分開了然后重新組合,則較短鏈中的任何交易(而不是較長鏈的交易)都會再次釋放到交易池中,并且有資格進入將來的區塊。?他們的確認數目將重新編排。

?如果有人想利用分叉來雙花,從而使同一筆錢在不同的鏈上做不同的交易,則較短的分叉鏈中的雙花支出將會失敗,并變為0?/未確認并保持這種狀態。

?利用分叉來實現雙花并非易事。

?如果分叉的兩條鏈不可能溝通,您如何在兩條鏈上都進行支付呢??如果這事確實存在,那么可能有人在濫用區塊鏈(flow?the?blockchain?over)。

?您通常會知道自己是否處于較小的部分,?例如,如果您的國家與世界其他地區隔絕,那么世界其他地區就是較大的部分。?如果您處在較小的部分的地區,你應該假設任何交易都沒有得到確認。”

Claire:?以上是中本聰回答關于腦裂的論述的中文翻譯。供大家參考。

gvn:?我再深入說明一下。文章『斷網下的比特幣網絡會如何演變下去?(二)』開頭那段有關斷網以后中國國內比特幣網絡變成“局域網”,以及人民發現不對勁會“逃離”這類話,是一種基于對去中心化網絡不理解的想象。知道“去中心化網絡”和“中心化網絡”最大的區別是什么?

就是:“去中心化網絡”是一種只有“全局性”沒有“局域性”的網絡,所以對于比特幣網絡來說,是沒有“局域網”這一說的,斷網以后,比特幣節點本身是沒有“感覺”的(無論是全節點還是輕節點,或錢包),交易、挖礦都正常進行,全網感覺到的,就是類似于大礦工或礦池下線退出那種情況;有關“逃離局域網”說法的問題就在于,別說中國本身就是一個大礦工和算力集中的地方,難道斷網只斷礦工?難道斷網會斷中國礦工?去中心化網絡沒有“局域網”的特性表現在比特幣網絡上的情況就是,每一個隔離的網絡自己仍然會感覺自己在一個全局網絡中,這和斷網、恢復網絡鏈接都沒有關系,也不會影響網絡的協議邏輯完備性——這就是比特幣去中心化網絡的極其“牛叉”之處。比特幣去中心化網絡的這種特性,很像有很強再生性能力的生物那樣,就是斷成兩截,每一截都仍然可以存活。

瘋狂明仔:(斷網)沖擊的不是比特幣網絡,沖擊的是比特幣的價值。

關糊糊:(令我想起)蚯蚓,海星,珊瑚。。。

gvn:其實“比特幣的價值”是比特幣網絡協議里沒有的東西——比特幣網絡協議是完全不知道中心化交易所這種東西的存在的。比特幣網絡的真正經濟價值應該是提供一個去中心化的網絡數據(區塊鏈)“安全性”,這個網絡的“價值”和比特幣“映射”的“外部價值”不是一回事,但是這兩種價值之間有非定域性的關系(non-deterministic),如果偏離太多(比如炒作)的話,會很不穩定(比如崩盤)。

Claire:@gvn?感謝你這么詳細的分析。現在涉及到算力集中在中國地區的問題,如果中國斷網,確實存在其他地區的算力暴跌的情況,需要想辦法去應對。不過,之前已經有群友提供了解決方案,這里就不再重復討論了。

@瘋狂明仔?當大家都明白最差的情況是什么之后,就會做好心理準備,危機來了,大家就知道如何應付,信仰也許會更堅定。

gvn:感謝你的耐心和包容,這是魔笛手的最大價值!

陳公:@gvn?簡單清晰,贊!

Claire:@[email protected]烈火?感謝你們提出的問題,見解和向各位群友無私地表達自己的觀點。希望大家可以包容不同的意見。

魔笛手技術開發社區筆記?2020.1.3.

Evan?Liu:[email protected]@魔笛手?中本聰原文中的flow?the?block?chain?over不應譯為“濫用區塊鏈”,而是指“讓區塊鏈跨越(兩個相互割裂的網絡)流動”,意指讓區塊鏈打通兩個網絡。中本聰指出,有人試圖在兩邊雙花這個事情意味著他必然能夠同時接入兩個網絡,于是就有理由相信不會只有他一個人可以做到這一點,那么就會有另外一個同樣可以同時接入兩個網絡的人來flow?the?block?chain?over,打通兩個網絡。如果真的做到100%絕對割裂,那么將不會有人可以做到雙花,因為*沒有人*能夠同時接入兩個網絡。

Claire:@Evan?Liu?我也不肯定它的意思,所以把英文也寫出來,供大家參考。非常感謝你的詳盡解釋。

Jialin:?我記得有人舉過一個例子,假如斷成A網和B網,在A網的一個BTC地址消費過后,把對應密鑰拿到B網再次消費,BTC網絡雖然沒有發生雙花,但事實雙花卻發生了。……拿到B網以后其實相當于從分割位置開始,密鑰被格式化,刷上了B網鏈上的數據,不知這樣理解是否正確?@Evan?Liu?

Evan?Liu:[email protected]@魔笛手?至于什么人有這個動力去flow?the?block?chain?over呢?中本聰也很明確的說了,任何一個不希望被欺詐的、不想收到假幣的人都會被激勵來做這件事,幫助區塊鏈“翻墻”。而從普遍意義上來說,出于維護自己利益的動機而去做出免于被欺詐的行動的人的數量、力量以及團結程度(即目標一致性程度)都要遠遠大于個別的欺詐者。一個非常鮮活的案例就是Blockstream公司花費巨資向天上發射比特幣衛星,恐怕很難有哪個雙花者愿意去付出類似發射衛星這么大代價。歸根結底,凝聚在同一個共識之下、聯合起來的一大群人的總力量一定是遠大于個別的、散落的欺詐者的,這正是中本聰共識的博弈原理。

Jialin:問題是斷網后,BTC消費過后,密鑰轉移到另一個網絡能不能用?(此時B網沒有A網的交易記錄)@Evan?Liu?

Claire:@Jialin?如果真的發生硬分叉,就是分別在兩個網絡上的交易,不是雙花。如果分叉后,兩個網絡又融合在一起了,其中短鏈的那部分的交易,會重新放到交易池再打包入區塊,如有交易被發現重復支出,會被作廢或永遠被標注“不確定交易”。。。

Jialin:我說的情況是A網和B網的鏈同時存在,還沒有融合的時候。即使之后融合,事實發生了也追不回來了。我承認網絡系統上沒有雙花,但事實上花了兩次。

Claire:@Jialin?如果有人接受你的支出,那么,這個商家就要承擔損失比特幣的風險。你提出的這個是“事實雙花”,但鏈上不會雙花,因為短鏈上的交易作廢了,商家承擔了損失。

Jialin:是這個意思,不糾結了。哈哈。

Evan?Liu:[email protected]?分析欺詐收幣方的困難性:如果我是大商家,我會自建節點。對于大額付款,我一定會謹慎等待區塊鏈確認,然后我一定會發現斷網導致的出塊異常,并采取措施,比如通過專用線路聯絡我的海外辦事處,核查全網情況并把你的簽名交易發出去向全球廣播。對于近場快速小額支付,我會設立瞭望塔節點,并監測區塊鏈異常和采取措施。不排除我會設立互備通道(一個互聯網、一個衛星)來接收區塊廣播,從而最小化我被欺詐的風險。我還可以采用閃電網絡,這樣我可以直接把交易通過衛星發送出去。如果我是小商家,那么我會購買具備實力的支付網關服務提供商的服務,并有賴于他為我提供全球性的區塊鏈支付監測和確認。而這種提供商,其業務一定是遍布全球的,那么他就很有可能建設有自己的私有專用線路甚至衛星鏈路,以確保其全球各辦事處的互聯互通。總而言之,個體欺詐者在面對一個團結的群體所支持的交易對手時,是很難實施欺詐的,即使是在一些較為惡劣的環境條件下。@[email protected]魔笛手?

Claire:@Evan?Liu?看來你已經布下天羅地網,只有我這種小白才會被欺騙。哈哈。。。

Evan?Liu:[email protected]@魔笛手?設立一個比特幣節點的成本也就是幾千塊錢吧?如果真是做生意的,這點錢還是花得起的吧?相比欺詐風險控制收益而言,這點成本簡直太值了。哈哈。

Evan?Liu:@[email protected]魔笛手[email protected]?這也是為啥要反對大區塊,反對傻傻地增加存儲尺寸的那種所謂“擴容”,因為那可能會讓搭建全節點的成本大幅提高,從而推高了反欺詐的成本。中本聰當初可是為了省下ecdsa比rsa短的那幾百字節從而節省磁盤空間而錙銖必較、煞費苦心!為了節省內存空間而精心設計merkle?tree、utxo和剪枝!當今某些人為了權力爭斗而罔顧技術事實的做法,實在是辜負了中本聰當年的一番苦心。哈哈。

Claire:有道理。

Jialin:我也不贊同大區塊。之前思考這個斷網問題時,我也想到了區塊問題,搞太大,節點的同步速度、容量都會制約節點的增長和更廣泛分布,也會減弱安全性。

Evan?Liu:還有就是區塊空間的稀缺性是手續費和礦工收入博弈的重要因素,是決定比特幣經濟模型和博弈機制成立的關鍵參數之一。比特幣處處都是微妙的納什均衡,不是那么隨意妄加改變的。哈哈。

Claire:@Evan?Liu?你的意思是價高者得?

Jialin:足夠安全足夠去中心化是BTC的核心價值,其他鏈都比不了。穩定幣注定是有隱患的(政府干預),未來公鏈價值(含加密貨幣)之錨,還是要看BTC.

Claire:DAI這樣的穩定幣可能是和例外。交易費太高,會不會令消費者離開比特幣?

Jialin:高頻交易或用閃電網絡,或用其他公鏈甚至用其他聯盟鏈,大額交易是不在乎那點手續費的,安全性更重要。@[email protected]魔笛手?

Claire:@Jialin?大額交易方面同意,只有比特幣這樣的公鏈才能勝任。其實,安全性和價值互為作用。

Evan?Liu:@[email protected]魔笛手?這個問題還有另外一面的對立問題:交易費太低,會不會令礦工離開比特幣?每一個均衡之中都同時蘊含了兩個相互矛盾的問題,需要同時回答好這兩個問題。

Claire:『BTC單位挖礦收益大幅下降至0.12美元;17款BTC礦機已達關機價』

https://m.huoxing24.com/newsdetailShare/20200103155657600010.html?

Claire:@Evan?Liu?上面那篇文章顯示,競爭太大,收益減少,也會令礦工離開比特幣網絡,這是真正的自由市場,哈哈。

云海:@Evan?Liu?(我們)有點分歧了,以中本聰的規劃圖,比特幣網絡對抗高吞吐的利器就是G每秒的高速網絡下載,在這種高速網絡背景下區塊是需要足夠大的,大部分的普通節點只是SPV。

Claire:中國很多小城市還是2G,看來大區塊離我們還很遠,有了衛星可能不一樣?@[email protected]云海

Evan?Liu:@云海?中本聰曾有三次發言與此話題有關:一次是講ecdsa?vs?rsa,一次是講寬帶發展和dvd尺寸的數據傳輸(今天講的所謂5G),第三次是談全節點和spv的數量關系,預言最終全球全節點需求數量在萬至十萬這個量級。

Claire:@Evan?Liu?上萬全節點已經達到了。

Evan?Liu:@[email protected]魔笛手?關于幣價作為礦工投資指揮棒的話題,中本聰曾經詳細解釋過,價格決定成本,而非相反。僅從這一點就可以看出來中本聰的經濟學素養高過太多網友,甚至部分專家。他繼續說,挖礦的邊際成本將會不斷接近價格,從而導致邊際收益趨近于零。當前市場價格高于成本,即出現溢價,其反映了市場對后市也就是未來比特幣價值的看好。

(全文完)

文章作者: / 責任編輯: 我要糾錯

聲明:本文由入駐金色財經的作者撰寫,觀點僅代表作者本人,絕不代表金色財經贊同其觀點或證實其描述。

提示:投資有風險,入市須謹慎。本資訊不作為投資理財建議。

金色財經 > 區塊鏈 > 關于腦裂 - 中本聰都說了些什么 ?
刺激战场官网国际服 隆基股份股票趋势 二手麻将机多少钱一 老吉祥棋牌下载安装 白小四肖选一肖 最新手机棋牌捕鱼游戏 怎么买入涨停的股票 幸运农场怎么玩才能稳赚 全民街机捕鱼 陕西麻将 幸运农场快乐十分走势图 捕鱼游戏怎么玩才能赢 重庆麻将规则 福彩20选8快乐十分 科顺股份股票 辉煌棋牌怎么找不到了 刮刮乐彩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