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inse.com
APP
中國版App下載 Android & iPhone
金色專欄
  • 發布文章
  • 發布活動

國際清算銀行創新樞紐負責人:穩定幣可改善支付 但不會成為全球貨幣

2020年1月22日,國際清算銀行(BIS)創新樞紐負責人Benoit Coeure在達沃斯接受布隆伯格的采訪,談及創新和數字貨幣。此次訪談涉及歐洲的創新、Libra、央行數字貨幣(尤其是中國),極具洞察和前瞻指引。

Coeure先生是資深中央銀行家,在BIS、金融穩定理事會(FSB)和歐洲央行長期擔任重要管理職務,領導了正在進行的全球穩定幣監管政策建議的制定。他自2012年一直擔任歐洲央行執委,負責國際和歐洲關系、市場運作、市場基礎設施與支付,以及支付系統的監管。Coeure先生自2013年起擔任BIS支付與市場基礎設施委員會的主席,該委員會負責支付、清算和結算的全球標準制定。他還擔任了G7穩定幣工作組的主席,并繼續擔任FSB穩定幣工作組的聯合主席以領導全球穩定幣監管政策建議的制定。Coeure先生已經于2019年底從歐洲央行離任,并于2020年1月加入BIS。

BIS已經在瑞士、香港和新加坡三個國際城市建立了BIS創新樞紐,其任務是深入了解關鍵金融技術趨勢,設計公共產品以增強全球金融體系,并充當中央銀行變革的中心。新加坡樞紐中心專注于管理科技和監督科技實踐。瑞士樞紐中心將研究將金融資產和貨幣轉換為數字代幣的潛在好處,以便通過單一平臺使用央行貨幣進行證券結算。香港樞紐中心將探索使用分布式賬本技術,以流水線化貿易融資所涉及的復雜流程和物流挑戰。

?采 訪 正 文?

Q: 國際清算銀行(BIS)的創新任務是什么?

A: 我很高興今天與你們在一起。多年來,創新一直是達沃斯的主題,今年我們看到的是有關創新以及創新如何改善金融市場。這種討論已經從私營部門開始,它就應該如此。創新從私營部門開始,現在正在向公共部門轉移。這些創新令人興奮。BIS希望主導這些討論,討論創新如何有助于改善我們的監管方式,改善我們執行貨幣政策方式,甚至可能是改善我們發行貨幣的方式。

Q:?你在幫助設計金融的未來。我是說這一切從哪里開始?這是一項如此艱巨的任務。

A:?這不是今年才有的新任務。例如,金融穩定理事會(FSB)一直非常關注金融科技及其如何改變全球金融市場結構。在中央銀行界,我們已經升級了很多系統。例如,我們已經轉向實時支付的基礎設施。下一步是如何改變貨幣的面貌。這就是關于央行數字貨幣(CBDC)的討論。這也關系到大數據、機器學習、人工智能如何幫助我們完成工作。

Q:?因為還沒有政客參與其中。我剛剛和Kenneth Rogoff做了一個小組討論,當然談及他的一本書《現金的詛咒》。這本書的開始是關于無現金社會的金融科技。既然政客們希望最終趕上瑞典的勇氣(瑞典已經基本實現了無現金社會),那么我們現在距離瑞典有多大差距呢?

A:?不可能很快。他們受到私營部門創新的刺激。所以說,Libra的討論有很多方面,某些方面非常奇怪,這也給我們敲響了警鐘。現在大家都明白了,我們需要團結起來,決定我們想做什么,以及想怎么做。但在不同的司法管轄區內,節奏也不盡相同。這本質上是一場政治討論,因此,不要指望在瑞典、瑞士和歐洲央行等以相同的方式發生。所以在最后,我們會把它送回給政治家和歐洲議會,讓他們去決定。

Q:?去年10月,七國集團實際上提交了一份關于穩定幣的報告,以指導監管機構和技術。但自那時起,Libra基本上被宣布為失敗,公眾對它的爭論也減少了。這是否消除了緊迫性問題?

A:?不,我們一直在和Facebook討論。Libra在技術方面和包容性方面都有很多優點,我們想利用這些優點。這真的取決于他們(Facebook),回來找我們和解決我們的擔憂。所以我不方便對此發表評論。但我們和Facebook的討論是在進行的。

Q:?你認為穩定幣的最大優勢在哪里?

A: 這是關于一種可以跨境的技術。它有助于降低成本和提高跨境支付的速度。大家都同意,目前的跨境支付太慢,成本也太高。所以我想說,全球社區的首要任務不是CBDC。中央銀行將采用CBDC,CBDC將以不同的方式在適當的時候到來。我們也正在努力。但當務之急是改善跨境支付,特別是針對低收入和發展中經濟體的跨境支付,因為這是一個金融包容的問題,也是全球經濟增長的問題。

Q: 今天的微妙在于你不能談論歐洲央行的政策,但我希望你能把話題擴展到歐洲的創新。在美國有一個巨大的謎團,為什么歐洲的這些國家不能擁有每天我們在美國看到的創新基調。我要去和拉加德和其他人談論如何啟動法國的創新。我們如何才能在歐洲獲得一種創新精神,與我們在企業家的美國看到的類似?

A: 不是這樣的,創新正在發生。如果你關注金融科技領域,比如說,金融科技在柏林、巴黎非常活躍。所以它是以一種分散的方式發生的。確實,現在需要做的是將這一點與歐盟委員會和歐洲理事會的最高優先事項重新聯系起來。我相信,馮德萊恩夫人(歐盟委員會主席)和拉加德(歐洲央行行長)將領導這項工作。創新必須是歐洲政治優先事項的核心。我肯定這會發生的。

Q: 以中國人民銀行為例,它在CBDC方面的實驗相當領先。歐洲有落伍的危險嗎?

A: 好吧,這正是我們希望在BIS實現的目標——把大家團結起來。它可能以不同的方式在不同的地方發生,但我們希望確保這不會造成碎片化。全球金融體系已經非常碎片化。這對商業和金融穩定都不利。我們希望避免有關CBDC的新討論帶來額外的碎片化。

Q: 對,但如果中國是全球基準呢?這是一個問題嗎?BIS如何解決的?

A: 中國是一個全球基準,但中國也是獨一無二的。所以我們必須看看中國在做的事情有什么好處,以及什么可以在中國以外的地方用于好的目的。我相信他們也會這么做。我們希望確保不同的央行所做的一切都是以一致的方式進行的。這很重要。

Q: 從理論上講,除了貨幣政策,我必須問問你對一個新的非多邊世界的看法。讓達沃斯的人們回到多邊結構的緊迫性是什么?我們能繼續下去嗎?我們需要回到我們幾十年前所知道的嗎?

A: 在這里我將從我前G20代表和前中央銀行家的背景發言。我們需要多邊框架。我不認為它在回來,這是一個值得關注的問題。例如,有關貿易。我在達沃斯看到相當多有關貿易的自滿情緒。例如,相比較去年,今年貿易的問題會好一些。回到一個為全球經濟建立信心的多邊結構是非常重要的。

Q: 你知道,新興市場有一種渴望穩定幣取代美元成為國際儲備貨幣。你認為穩定幣有可能取代美元么,即使是很小的機會?

A: 不,我不認為穩定幣有機會。從支付角度來看,穩定幣是個好提議。它只是對支付的改善。它永遠不會成為全球貨幣。貨幣必須是公眾的,它依賴于對中央銀行和政府的信任。

了解更多區塊鏈一線報道,與作者、讀者更深入探討、交流,歡迎添加小助手微信:jinsecaijing666, 進入[金色財經讀者交流群]。
文章作者: / 責任編輯: 我要糾錯

聲明:本文由入駐金色財經的作者撰寫,觀點僅代表作者本人,絕不代表金色財經贊同其觀點或證實其描述。

提示:投資有風險,入市須謹慎。本資訊不作為投資理財建議。

金色財經 > 區塊鏈 > 國際清算銀行創新樞紐負責人:穩定幣可改善支付 但不會成為全球貨幣
刺激战场官网国际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