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PP
中國版App下載 Android & iPhone
金色專欄
  • 發布文章
  • 發布活動

金色薦讀丨重新審視2020:比特幣想說

根據國家衛健委網站2月10日24時公布的數據:2月10日0—24時,31個省(自治區、直轄市)和新疆生產建設兵團報告,新增確診病例2478例(湖北2097例),新增重癥病例849例(湖北839例),新增死亡病例108例(湖北103例,北京、天津、黑龍江、安徽、河南各1例),新增疑似病例3536例(湖北1814例)。

也就是說,全國非湖北地區每日新增新冠肺炎確診病例連續7天下降。僅僅做數據對比我們就可以確定:目前來看,武漢新增確診病例正在下降,全國非武漢新增確診病例也正在下降,新增的確診病例也在下降。

昨天鐘南山院士也發言,拐點將至,就在2月中下旬,第一高峰可能即將跨越過去。從最早外國醫藥學家給出的數據R0為3.8開始,到今天通過政府介入,最新的數據為2.2。說明情況正在向越來越好發展。

而鐘南山院士最新的論文表明,超級病毒傳播者可能會有24天的潛伏期,所以是否已經跨過拐點,從1月21日確定新冠肺炎開始算,還有4天左右的倒計時,也就是本周末基本可以確定拐點信號。

保住武漢,就保住了中國,保住中國,就保住了全世界。

通過封城這樣一個舉動不計經濟代價的圍剿病毒,在人類近代史上尚屬首例,但是卓有成效。從數據感官上說,疫情已經被政府控制住了,現在實際上是在攻堅穩固階段。正如我之前文章所預測的,下一個大的時間點會在3月初,但是新增確診人數會遠小于前幾天的高點。

對比Sars帶給中國經濟的損失,我傾向于認為本次對中國經濟的損失會在0.5%左右。如果我們簡單的計算一下,中國2019年的GDP已經達100萬億人民幣,聯合國對中國2020年最新的經濟增速預估是在6%以上,那么現在整個經濟停擺14天,相當于損失全年經濟的3.84%,預計到2月底的未來20天全國平均復工50%,大致可以計算2020年中國經濟增速仍將為5.6%。

要知道,即使如此,預估2020年中國的經濟增長僅略低于印度,成為世界第二增長速度的第二大經濟體。要是放在其他國家,按照中國政府的方法對待病毒,基本就完蛋了。

新加坡政府到目前為止,對病毒的態度是放任自流,把新冠肺炎當流感一樣對待,要求患病者自行隔離在家自愈,因為政府根本承擔不起因為隔離以及封鎖帶來的經濟損失。要知道,2020年新加坡經濟的增速本來的預估是0.9%,要是按照中國政府的做法,基本就是死路一條,對該國的經濟是摧毀性的打擊。

就在昨天,普京表示,針對疫情,俄羅斯將對中國提供一切可能的幫助,與中國的關系處于前所未有的最高水平。因為受中國疫情的影響,2020年俄羅斯GDP的增長將被限制在0.1%左右,一些與人員流動直接或間接相關的部門將遭受毀滅性打擊,如航空運輸、旅游業、酒店服務行業及購物娛樂中心等行業。

而美聯儲表示“將繼續監測各類信息對經濟前景的影響,并對適當的利率走勢進行評估”,目前的利率水平對于支持經濟活動的持續擴張、強勁的勞動力市場和通脹上升至2%的目標是合適的,將保持基準利率不變。

全球前十大經濟體除了中印兩國在疫情的影響下仍然有超過5%的高速增長以外,剩下的8個國家可能都會被限制在0.5%-2%以內。而本來世界銀行對2020年全球經濟的增速預期是2.5%。

還有大量的海外企業,都在急迫的等待中國復工。以韓國現代為例,其工廠均在中國,現在疫情影響下的無法復工將導致其生產率大范圍下降。在可以遇見的未來,如果復工時間延長或者復工率很低,那現代很可能將走向破產的邊緣。

由于這一場疫情,蘋果一天就掉270億美元的市值,現在全世界幾乎所有的電子產品都是在中國制造,中國不復工,意味著全世界產能都受到限制。特斯拉上海工廠的停工也導致了Model 3交付延遲。湖北是全球汽車零部件的關鍵供應區域,本次疫情全球汽車相關企業都受到了重創。

幾乎所有的外企都在討論解決方案。在東南亞建立代替工廠可能是一個方向,但是危機之后怎么辦?是忍受東南亞國家的低效率來分散風險還是繼續押注中國持續增長的高效率,這將變成所有大型企業的難題。

傾巢之下安有完卵,如果沒有中國對疫情做出的經濟犧牲,2020年全球經濟增長可能將被限制在2%以下。

中國股市很明顯在上周初的開盤中進行了一輪暴跌,之后上證指數從最低點2685點開始一路反彈,市場真的已經開始出現了樂觀情緒嗎?我會打一個問號。這次下跌反彈更加類似于國家的一輪洗盤,國家隊進行了一輪大屠殺,資本在加速向龍頭靠攏。

就我所知,在春節前,國家隊已經面對疫情擁有了信息差,從而進行了大范圍的布局。疫情針對經濟的反映在股票上還遠沒有到結束戰斗的時候,說的更直白一點,現在可能才剛剛開始。未來繼續下跌幾乎是必然的結果。

在上一篇文章我就提到過面對疫情,中國政府可能在短期內采取的加速降準、逆回購為市場提供流動性來保住經濟,結果兩天后,央行就提供了1.7萬億元公開市場操作投放流動性。

就在這兩天,我看到有一些所謂的經濟學家向國家提出量化寬松來解決疫情對經濟產生的影響。基本上,都是不動腦子不接觸市場的隨口一說。在過去二十年里,中國經濟一直在加杠桿,直到2016年開始了降杠桿。但是2018年、2019年的數據顯示,中國居民家庭杠桿率遠超正常水平。

這是什么意思?說句人話就是大的風險已經從國有企業轉嫁到了國民身上,從集中爆發的風險轉換成了可控制的分散風險。但是地方政府的杠桿率依然處于歷史高位,那么有意思的來了,現在加杠桿,誰來埋單?

福兮禍之所伏,禍兮福之所倚。

中國經濟從過去二十年平均10%的增長率在過去兩年逐步降到了8%,2020年因為疫情的影響,降到可能出現的5.6%。從未來看現在,這是一場巨大的人禍在加速幫助中國經濟去杠桿。

調整總會伴隨劇痛,但是長痛不如短痛。每一次的災難都伴隨國家躍升至下一階段。

但是疫情的下一個階段可能是全世界需要面對的,畢竟全球能像中國這樣控制疫情的國家幾乎沒有,中國的疫情很可能會在2月底之前全面的控制住,很快將把中國經濟解放出來,而3月份這一波更多的需要擔心的是中國以外全世界疫情的發展,在沒有強力政府控制的情況下,會發展到什么地步。

那么2020年會伴隨著疫情的逐漸控制逐漸將人們拉回主流社會的視角嗎?我很遺憾的給出一個判斷,疫情只是2020年的開始,更艱難的將會在后面出現。

我們先回顧一下2001年,當年最著名的事件就是911。全球最大的再保險公司慕尼黑曾經發表報告指出,2001年自然災害至少造成全世界2.5萬人死亡,比2000年增加了一倍以上。在當時成為了保險史上最嚴重的人為災害年。2001年全球20大保險損失里所有事件發生的時間點都在911之前。

而2001年全球前20大自然災難幾乎全部都出現在911之前,除了當年11月菲律賓發生的臺風事件以外。美國的科學家開始進一步研究這一現象,是什么力量改變了911之后的地球模式。

哈佛的科學家提出了一種理論,這種理論叫人類情緒與地球磁場共振。簡單的理解這個理論就是,大家都知道月球對地球有潮汐能的影響。我國古代地理著作《山海經》中已提到潮汐與月球的關系,東漢時期王充在他所著的《論衡》一書中則明確指出:“濤之起也,隨月升衰”。但是直到牛頓發現了萬有引力定律拉普拉斯才從數學上證明潮汐現象確實是由太陽和月亮、主要是月亮的引力造成的。

如果有無數細小的沙子組成了一個與月球質量相仿的星體處于月球在宇宙中相對地球的位置,這個星體會對地球產生同樣的潮汐能影響嗎?根據萬有引力定律,引力的大小和兩個物體質量的乘積成正比,和它們之間的距離平方成反比。這個假設是成立的。

假設這無數細小的沙子就是我們人類大腦意識散發出來的腦電波,當它的能量頻率高度統一的時候,形成的磁場就會與地球磁場形成共振,從而加強或者減弱了自然災害的程度。反過來亦成立,全球的自然災害同樣也會對人類的腦電波產生影響。

而根據慕尼黑再保險公司2003年的報告顯示,2003年全球死于各種自然災害的人數是2002年的5倍,有5萬多人被地震、洪水、暴風雪等極端天氣奪去了生命。慕尼黑再保在一份年度回顧中提到:“從氣象學上看,今年發生的很多自然災害原本是不可能發生的,比如澳大利亞的大火、巴西和土耳其的洪水、歐洲中部和南部的雪災和新加坡的臺風。這表明,氣候的變化和自然災害之間是有聯系的。”

我們都知道在2003年新年前后,中國出現了震驚世界的Sars疫情。而這份2003年的報告似乎穿越般預示了全球未來可能出現的自然災害。從歷史數據來看,人禍與天災總是相伴出行。這不,除了新冠肺炎以外,澳大利亞的大火已經占據了全球整個1月的頭條。

而在2003年年中出現的歐洲熱浪,令到法國出現150年來最高氣溫,巴黎成為當時歐洲最熱的城市。造成巴黎直接死亡506人、倫敦死亡315人。而后來根據研究分析,歐洲有超過7萬人因為該熱浪出現了過早死亡。

過去20年間,全球因自然災害和人為災難造成的經濟損失總額一直在增長。美國怡安保險公司上月底的報告顯示,過去10年全球因自然災害造成的經濟損失達到創紀錄的3萬億美元,較此前10年增加了逾1萬億美元。

2019年是有記錄以來全球陸地和海洋溫度第二高的一年,全球共發生409起自然災害事件,損失總額達2320億美元,其中710億美元由保險計劃覆蓋。過去10年,幾乎每一年都是自然災害損失新高的一年。

過去20年間,從2003年、2010年、2015年、2017年、2019年的巨型熱浪,研究發現歐洲熱浪正在因氣候變化而變得更加強烈、出現頻率在加劇。2019年7月的熱浪在西歐大陸上非常極端。世界天氣歸因組織的科學家表示,如果沒有氣候變化,觀測到這個級別的熱浪“極不可能”。

而就在19年初,全球氣候變暖帶來的極端嚴寒天氣導致了全美有22個州出現零下40攝氏度以下低溫,最終受影響人口超過3億。情景仿佛曾經的末日電影《后天》一般。

美國國家海洋和大氣管理局表示,位于北極上空的“極地渦旋”不穩定,導致通常聚集在北極的冷空氣南下,侵入美國上空,帶來了19年超強寒潮。北極變暖正在引起寒帶噴射氣流“極地渦旋”的變化,并將極地的空氣推向低緯度地區,從而導致在美國東北和中西部的大片地區出現極端嚴寒天氣。

這樣的事情有可能在中國發生嗎?我認為很有可能。新冠肺炎可能僅是中國政府在2020年的一次中考,未來一年,由中國民眾因疫情引發的巨大悲傷情緒可能將引發自然的共振,四川地震可能僅是一個開始,西部地區將更頻繁的出現各種自然災害。而2020年底,中國北部可能將面臨由氣候變暖帶來的史無前例極端嚴寒天氣。這將再一次考驗中國政府在災難面前的應急策略能力與政治治理能力。

如果中國北部這樣的維度都受到氣候變暖的嚴重影響,美國、俄羅斯及加拿大以及歐洲大部分國家可能都無法幸免于難。無論是歐洲熱浪還是全球極寒,未來一年,疫情可能僅僅是一個開端,因為潘多拉的魔盒早在百年前就已經開啟。

The winter iscoming,凜冬將至。2020年可能將成為過去百年人類歷史上自然災害及人為災害最嚴重的一年。如果疊加上即將出現的全球經濟大崩盤,注定將為未來十年的人類歷史寫下濃重的一筆。

不知道大家有沒有留意,針對本次疫情,共克時堅,國家在三天前確定采取的方式就是“一省包一市”。這不可謂不是高招。既體現了國家高層對各個省市地方政府的能力考驗,在全國人民面前對地方政治精英進行一次全面的盤查;又將任務化解給地方,迅速高效的解決戰斗。讓各地方解決湖北的疫情問題。

實際上,針對全國緊急醫療救援“一省包一地”的做法,包含本次,在過去二十年的歷史中總共出現過四次。

2008年汶川特大地震,中央要求舉全國之力重建汶川地震地區,以“一省幫一重災縣”原則,建立對口支援機制。2009年11月,甲型H1N1流感病毒流行,醫療救治任務十分艱巨,衛生部安排“一省幫一省”,有條件的省市大型綜合醫院與不具備條件的省市基層醫療機構等部門之間對口支援。2010年6月,青海玉樹發生特大地震,中央組織施工建設任務和援建、運輸任務,建立“一省幫一地”對口支援機制。

但本次”一省幫一市“的對口支援中唯獨少了一個省份,這個省份就是福建。

福建為什么如此的特別?

在過去一年我的許多文章中都有提到針對2020的一個關鍵點,一個全世界最大的黑天鵝事件。如果仔細思考,就能看見其中的脈絡。

從去年的香港事件開始,雙方就一直在做排演,無論是美國背地里做出的支持還是一系列的輿論戰以及暗地里的金融戰,都只是在為2020年做預熱。而新年伊始,美國斬首伊朗軍方重要人物卡西姆·蘇萊曼尼,引發美伊緊張局勢驟然升級。我就提到過這是一個臺階,掩護美國從已經破敗不堪的中東戰場有面子撤退的最好辦法。

之后伊朗對美軍基地直接發射了10多枚導彈,以示報復,有可能變成一場全面戰爭嗎?以伊朗的體量,相當于阿富汗與伊拉克的總和還要多。美國不可能不知道對伊戰爭將把美國經濟拖向另一個泥潭。另一方面,以伊朗目前的軍事力量,在美軍面前還不堪一擊。所以雙方都沒有進一步往前對弈的動機。

伊朗只是美國聲東擊西的棋子,因為美國未來一年的戰略重心將會重回亞太,而這個戰場已經呼之欲出。

1月11日,某地區選舉落下帷幕,該地區民進黨女性主席當選地區領導人。該領導人表現出了相對極端的言論,拒絕承認該地區過去一直形成的基礎”共識“,并且呼吁該地區的各個黨派團結起來,不接受大陸的提議。她的觀點就是大陸必然會與該地區進行平等交流,甚至可以達到爭取所謂地區主權的目的。

如果沒有美國的支持,我想她不會如此的狂妄。美國過去一直采取了強介入,令到這一長期斗爭的復雜性處于全球地緣政治斗爭的頂級位置。誰當選,不是這場斗爭走向的決定性因素,但它意味著舞臺場景的變化,會影響階段性的情節,也意味著應對不確定性的考驗。

但是對于美國來說,2020年需要面對的問題可能會更突出,經濟的巨大不確定性與特朗普急切的尋求連任會令到其抽身乏力。香港這塊餅,大陸已經掰開了。無論它如何作為2020年的預演,都已經落下了帷幕。而另一塊餅還會文斗嗎?

過去,我們一直說,在經濟不確定的時候,需要轉移注意力,就會采用戰爭的方式,一方面可以高度融合國家意志,另一方面,也是刺激經濟轉嫁成本的好辦法。這一招,美國屢試不爽。而今天,一方面是該地區的不確定性明顯增強,而另一方面其背后的支持者也很可能抽身乏力。

如果發生戰爭,最好的方式就是局部戰,而不太可能形成全面戰。因為大家既沒有時間消耗,在大蕭條即將到來前夕也沒有這樣的經濟支持消耗。但是如果一定要戰,只有一個結果,就是贏,畢竟我們占了半步的先手棋。

從2020年的經濟增長預期,兩者之間出現的顯著差異,可以確定兩者承受的壓力完全不一樣;再到這場局部戰形成的物理范圍,都決定了是速戰速決,連喘息的時間都不會給予對方。這場戰役終將成為整個東西方文明輪換的巨大拐點。畢竟文斗掰開的餅,還需要武斗去把它合上,不然留個念想,此去無期。

縱觀歷史,2020年可能是千載難逢的歷史性機遇。

基于這個事件發生的具體時間點,我在去年的判斷是2020年年中。但是新年伊始,就發生了新冠肺炎這樣一個震驚世界的人禍。時間有可能延遲嗎?有可能,但是不會晚于8月,畢竟結果是要獻給金秋十月的。

怎么判斷這只黑天鵝出現的可能性?

2月9日,東部戰區新聞發言人張春暉空軍大校就海空兵力戰備巡航發表談話。這是2020年東部戰區首次主動對外釋放軍事行動的相關信息。其談話中少了一貫的措辭“年度計劃內的正常安排”,相反直接明了表示針對的對象。并表示”我們一直謀求和平方式實現統一,現在看來我們的和平誠意不會得到應有的反應。“

東部戰區突然組織大機群戰備巡航的消息已經悄然成為了百度熱搜。而這一切,都被掩蓋在了新冠肺炎的陰影之下,被刻意低調的忽略了。

如果我的判斷沒有錯,2020年將成為1919年、1929年與1939年的合體。山雨欲來風滿樓,人禍、天災與戰亂將成為未來一年人類社會的主旋律。

誰最有可能在這場巨大的混亂中存活下來?我想只有比特幣最有資格發表言論。

就在新冠肺炎的影響下,2月9日百度搜索比特幣價格上漲的指數同比暴漲270%,而近30天的搜索指數也上漲了70%。在一月份,谷歌搜索”比特幣減半“的搜索量暴增了5倍,這是自2016年比特幣減半周期以來達到的最高水平。雖然“比特幣減半”的搜索量仍然遠遠低于“比特幣”。根據谷歌趨勢,“比特幣”本身的搜索量至少是“比特幣減半”的30倍。

2月7日,紐約證券交易所的母公司洲際交易所(ICE)在2019年第四季度財報電話會議上公布了其創紀錄的2019年業績。ICE第四季度每股收益(EPS)同比增長1%,從0.94美元/股增至0.95美元/股。Bakkt被確定為一個關鍵的增長舉措。

雖然根據ICE官方網站上的數據,在1月20日至24日的一周時間內,Bakkt的比特幣期權產品的交易量為零,已經超過10天沒有任何成交。但是在Bakkt比特幣期貨交易開始的9月23日一周似乎也類似于今天的情況,市場開始逐步熟悉產品需要一個過程,而大型交易機構會先觀望再逐步進入。

誠如我在2020,比特幣有話對你說》一文中所表述的過程,在今天前文重新審視2020,時間點就會愈加的確定。本輪比特幣上漲本身與減半周期有關系,但關系并不是很大,畢竟比特幣與比特幣減半周期的搜索量差距30倍。

說明傳統資金仍然在觀望,或者說蠢蠢欲動,但是沒有大規模進場。大家看看現在比特幣上漲的曲線就知道了。未來一年我依然不會認為普通老百姓會把比特幣當成避難的產品,認知有障礙。

在經濟不確定的時候,大量的傳統資金會在存量市場選擇龍頭標的進行資金博弈。因為相對確定性高,資金流動性會更優。不管是中國的A股還是美股其實都呈現出了這樣的趨勢。特斯拉從19年6月在階段性底部近177美元開始上漲,但是你是從什么時候開始聽到他的股票消息的?是20年1月。因為它從月初的436美元最高上漲到了近969美元。整個上漲曲線與17年下半年的比特幣幾乎重合。

特斯拉為什么重要?因為它帶動的將是一個巨大的經濟生態,代表了未來,也代表了下一個產業周期。所以經濟不確定的時候,大型資金更愿意在里面進行博弈。就像20年前的蘋果一樣,打開了一系列新的產業經濟生態。

為什么不是選擇比特幣?因為到目前為止,仍然沒有出現顯著的造富效應。這個對于大型的傳統資金來說是一樣的,必須有相應對等體量的大型資金進場才好博弈。華爾街的莊家不會傻到給散戶接盤的。所以2020年有可能一下子就沖上去嗎?我會保持一個懷疑態度。

不確定的情況下,對于傳統資金比特幣只是一個投機品種,而這樣一個投機產品的市值依然太過于小,而無法進行大規模資金的炒作。我看過很多華爾街的比特幣分析師對未來比特幣的價格做出判斷,動輒就是比特幣今年因為減半周期上5萬美元、上10萬美元。基本上都是不了解市場的人,聽他們說話跟聽一個大媽說話基本上是沒有區別的。

很多朋友會問我,那么當美股或者A股暴跌的時候,資金到底是從數字貨幣回流到股市還是從股市流入到數字貨幣。這個問題其實很簡單,就是看市值體量。美股拉盤容易還是A股拉盤容易?A股拉盤容易還是比特幣拉票容易?比特幣拉盤容易還是特斯拉拉盤容易?

其實答案是顯而易見的。在19年下半年開始的特斯拉拉盤,將特斯拉的股票從去年6月階段性底部330億美元的市值拉到1月份最高1800億美元的市值顯然資金成本會更低,收益會更高。當比特幣從6500美元漲到16000美元,市值接近3000億美元的時候,會吸引一波主流資金入場開始長線布局。

到今年年中,Bakkt交易所的比特幣期權交易量也上漲起來的時候,市場會再度開始活躍,但是第一波進來的主流資金將會先殺多。就像我前文所述,戰爭與經濟的不確定性會增加黑天鵝起飛的趨勢,也會讓資金的多空雙殺帶來新聞依據。等下跌調整到位以后,市場會再次引入“數字黃金”的概念,帶來比特幣的上漲應對一切可能出現的不確定性。

信仰就是在多空雙殺之中產生的。活下來的人將見證下一個階段比特幣的輝煌。

相較于比特幣,其實我們看以太坊。上一次的周線8連陽恰好出現在20171月這個時間點,之后出現了兩個回調點位,一直到6月中完成第一輪的周期。現在以太坊周線已經出現7連陽。第一個平臺點位250,已經非常接近。現在出現的回調有可能是為了這一周的多空雙殺而準備的嗎?

Bakkt交易所也在最近表達了將推出以太坊相關金融衍生品的暗示。從中期來看,DeFi會是一個非常好的應用場景,就在兩天前,以太坊上的DeFi資產已經超過了10億美元,僅僅數月之前,這個數字還只是1000萬美元。到目前為止抵押數量超過了300萬個以太坊。基于分布式金融衍生場景是一個超百萬億美元的市場,現在還遠遠沒有到正式開始的階段。

到今年底,以太坊的PoS升級成功,Bakkt交易所推出相應的金融衍生品的時候,它就會進入主流資金的投資標的范圍。

以太坊“數字白銀”的概念最終會在2020年底2021年初被逐步確定下來。

那么問題來了,下一個階段,區塊鏈的故事到底應該講什么?在很久之前我就一直強調,針對區塊鏈,真實的價值既不是某一家機構給出的數據,也不會是互聯網的大數據,其核心應該是分布式的“共識數據”。

經過本次疫情,我相信大家都能理解“共識數據”是多么的重要,只有當共識數據產生的時候,才會最大范圍的產生信任,從而增加效率降低成本。而承載了“共識數據”的底層將會把基于分布式數據產生的金融場景應用到生活的方方面面,而這樣一個底層將會成為區塊鏈世界的底層應用系統。

HYN海伯利安很有可能將成為這樣一個標的,并在2020年底2021年初引領區塊鏈走向下一輪爆發式生態革命。當人類世界面臨由人禍、天災、戰爭帶來巨大顛覆的時候,就是區塊鏈數字貨幣崛起之時,比特幣將帶領人類從存量貨幣走向機器網絡增量貨幣。

2020年就是新神元年,信仰由此開啟。

THE?END

了解更多區塊鏈一線報道,與作者、讀者更深入探討、交流,歡迎添加小助手微信:jinsecaijing666, 進入[金色財經讀者交流群]。
文章作者: / 責任編輯: 我要糾錯

聲明:本文由入駐金色財經的作者撰寫,觀點僅代表作者本人,絕不代表金色財經贊同其觀點或證實其描述。

提示:投資有風險,入市須謹慎。本資訊不作為投資理財建議。

金色財經 > 區塊鏈 > 金色薦讀丨重新審視2020:比特幣想說
刺激战场官网国际服 龙虎30秒破解 上海11选5开奖查询 今天山东群英会走势图 微信群股票 快三开奖结果江西 360时时彩五星走势图 gt急速赛车 重庆百变王牌基本走势图 融凯配资 浙江体彩20选5开奖号 陕西快乐10分网站 百家乐赢家 河南22选5幸运之门 福彩河北排列五 pk10免费计划app 河南快三每天多少期